中国青年网,青年温度,青春靓度,青网态度

您的位置:主页 > 共青团 >

WTO成员深入讨论解决上诉机构僵局

发布日期:2021-10-13 12:20   来源:未知   阅读:

  •   上周五,日内瓦的贸易代表们在WTO总部争端解决机构(DSB)会议上展开了密集的议程。值得注意的是,成员们就如何解决全球最高贸易法院空缺填补的问题进行了讨论,特别是考虑到若无人填补,上诉机构官七人小组在今年秋天将出现第四个空缺。

      据一位日内瓦的贸易官员说,上周的大部分讨论集中在美国提出的一项建议,即在90天的最后期限后,除非所有成员一致同意,否则上诉机构报告将不具约束力,而这项建议招致许多其他代表的反对。

      6月22日的讨论给出了关于如何缓解全球最高贸易法院紧张局面的最新动态,特别是在贸易地缘政治紧张局面日益加剧的当前。

      上诉机构是WTO最高裁决机构的七人小组。每个小组成员任期四年,可以连任两届。

      目前该小组有三个席位空缺,为此该小组已经有一年以上的时间无法充分发挥作用。如果现任上诉机构成员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 (前毛里求斯驻WTO大使)——在今年九月不能获得连任,空缺的职位届时将增加到四个。

      专家警告说,如果没有一个快速的遴选程序,2019年12月后贸易法院将没有足够的法官来签署任何上诉机构裁决。根据WTO规则,任何裁决都须至少三名法官签署。

      WTO的争端解决规则规定,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需要WTO成员之间达成共识。实际上,这意味着WTO成员如果不正式反对任命的话,就默示同意。

      相反,对于其他步骤,如设立争端解决小组、采用争端报告和授权报复,这些决策都是由“消极”共识达成的。WTO公布的条文摘要指出,“争端解决机构必须自主决定采取行动,除非成员间达成共识不这样做。”

      自去年8月以来,美国一直反对启动任何程序开始选择新的法官来填补目前的空缺。美国辩称不能批准新法官,原因是上诉机构运作中的“系统性”问题仍未得到解决,。美国的申诉认为,一些前上诉机构成员在任期届满后继续参与处理其任内审理的案件,尽管WTO法律没有做出规定,但这一直是上诉机构工作程序中长期形成的做法。(《桥周报》,2017年9月14日)

      美国的举措遭到了许多成员的反对,超过60个成员方赞同发起选拔程序填补空缺的提案。一些代表公开表示,他们需要美国更清楚地说明如何解决其关切。

      此前,包括总理事会在内的多个WTO会议也提出了类似的担忧。总理事会是WTO两年一度的部长级会议之外的最高级别会议。在5月初的最近一次理事会会议上,有消息称,几位大使公开警示了上诉机构僵局对于整个多边贸易体系的更广泛影响。(《桥周报》,2018年5月9日)

      上个月,上诉机构主席Ujal Singh Bhatia对一个瘫痪的上诉机构所带来的“深远影响”进行了评论,提到“任何败诉方都可以通过将专家小组报告提交给瘫痪的上诉机构来阻止报告的通过。”他说,这样的结果会“让我们回到GATT时代”,GATT指关税与贸易总协定,负责管理WTO建立之前的多边贸易体系。

      在GATT制度下,“缔约方”进行争端裁决的方式同现在大相径庭,包括通过使用“积极共识”,当事人有权否决报告通过、争端解决机构组建或这些法律程序中的某些其他步骤。

      上周五,日内瓦的贸易代表们在WTO总部争端解决机构(DSB)会议上展开了密集的议程。值得注意的是,成员们就如何解决全球最高贸易法院空缺填补的问题进行了讨论,特别是考虑到若无人填补,上诉机构官七人小组在今年秋天将出现第四个空缺。

      据一位日内瓦的贸易官员说,上周的大部分讨论集中在美国提出的一项建议真正118论坛,即在90天的最后期限后,除非所有成员一致同意,否则上诉机构报告将不具约束力,而这项建议招致许多其他代表的反对。

      6月22日的讨论给出了关于如何缓解全球最高贸易法院紧张局面的最新动态,特别是在贸易地缘政治紧张局面日益加剧的当前。

      上诉机构是WTO最高裁决机构的七人小组。每个小组成员任期四年,可以连任两届。

      目前该小组有三个席位空缺,为此该小组已经有一年以上的时间无法充分发挥作用。如果现任上诉机构成员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 (前毛里求斯驻WTO大使)——在今年九月不能获得连任,空缺的职位届时将增加到四个。

      专家警告说,如果没有一个快速的遴选程序,2019年12月后贸易法院将没有足够的法官来签署任何上诉机构裁决。根据WTO规则,任何裁决都须至少三名法官签署。

      WTO的争端解决规则规定,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需要WTO成员之间达成共识。实际上,这意味着WTO成员如果不正式反对任命的话,就默示同意。

      相反,对于其他步骤,如设立争端解决小组、采用争端报告和授权报复,这些决策都是由“消极”共识达成的。WTO公布的条文摘要指出,“争端解决机构必须自主决定采取行动,除非成员间达成共识不这样做。”

      自去年8月以来,美国一直反对启动任何程序开始选择新的法官来填补目前的空缺。美国辩称不能批准新法官,原因是上诉机构运作中的“系统性”问题仍未得到解决,。美国的申诉认为,一些前上诉机构成员在任期届满后继续参与处理其任内审理的案件,尽管WTO法律没有做出规定,但这一直是上诉机构工作程序中长期形成的做法。(《桥周报》,2017年9月14日)

      美国的举措遭到了许多成员的反对,超过60个成员方赞同发起选拔程序填补空缺的提案。一些代表公开表示,他们需要美国更清楚地说明如何解决其关切。

      此前,包括总理事会在内的多个WTO会议也提出了类似的担忧。总理事会是WTO两年一度的部长级会议之外的最高级别会议。在5月初的最近一次理事会会议上,有消息称,几位大使公开警示了上诉机构僵局对于整个多边贸易体系的更广泛影响。(《桥周报》,2018年5月9日)

      上个月,上诉机构主席Ujal Singh Bhatia对一个瘫痪的上诉机构所带来的“深远影响”进行了评论,提到“任何败诉方都可以通过将专家小组报告提交给瘫痪的上诉机构来阻止报告的通过。”他说,这样的结果会“让我们回到GATT时代”,GATT指关税与贸易总协定,负责管理WTO建立之前的多边贸易体系。

      在GATT制度下,“缔约方”进行争端裁决的方式同现在大相径庭,包括通过使用“积极共识”,当事人有权否决报告通过、争端解决机构组建或这些法律程序中的某些其他步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抓机遇迎挑战这三个中关村平]